爱情故事之一生我只要你三天,一生我只要你三

来源:http://www.puppy-king.com 作者:养生保健 人气:107 发布时间:2019-08-19
摘要:一路上我泪雨飞扬,我曾经设想了一千种我和她相遇的场面,却独独没有这一种。他的沉默,他的内敛,他的欲言又止……一切一切,都有了解释。可这一刻,我也真正垮了。 “小暖”

一路上我泪雨飞扬,我曾经设想了一千种我和她相遇的场面,却独独没有这一种。他的沉默,他的内敛,他的欲言又止……一切一切,都有了解释。可这一刻,我也真正垮了。

“小暖”是林墨为我起的名字,曾经被他用一种很有磁性的声音叫了3年。

11/ 8

生活就是一滩死水,

              只有不断的鼓励自己,

                才能不那么早散发,

                      腐败的气息。

                           

图片 1

凡人故事

很久没有认真的写过一个故事了,我点承认这段时间我比较浮躁,当失眠成为习惯,当烟酒陪伴我走过每一个夜晚,我遇到了这么一个人喜为他疾,药石无医。那段时间我如回光返照,他校对了我的绝望,以另一种残缺的人生进化了更好的我。我的固执就像一个流浪歌手站在破旧的路灯下。

我叫方夏,听好了,是方夏,不是放下。24是一名自由攥稿人,我每天要做的事情就是去看世间冷暖,去尝遍人生的酸甜苦辣,然后把它们记录下来。说得好听点我的职业就是证明你来过,并且存在与世界留下了痕迹。

他叫林墨,我们第一次见面是在酒吧,他和我一样喜欢酒吧,酒吧里每一个人都是一张鲜活的面孔,每一张都是被生活折磨的麻木不堪的脸庞。他和我一样喜欢酒吧里的犬马声色,爱酒吧里的夜夜笙歌,暧昧的,挑逗的,绝望的,悲伤的,失落的每一个人都是需要被爱的,他和我一样喜欢看酒吧里人来人往,行色匆匆,看每一个人固执的守着自己的城池,看他们像野兽默默吸允这自己的伤口,当然,我和林墨也是这群寂寞的人其中的一个。

2015,12,24平安夜,那是我和他第一次照面,酒吧里人声鼎沸,座无虚席,可是仍然有源源不断的人加入这个寂寞的组织,祈求在这疲乏的黑夜之中寻找一些刺激。唯独我们两个都是一个人,这时候酒吧里的服务员走过来问我能不能和那位先生拼桌,我顺着服务员手指的方向看过去,长得还不错我就同意了。我始终认为我们都是成年人,很多事情想要发生都是一拍即合的,只要有一方悬崖勒马,所有的幻想就都会被扼杀。

我们相互加了微信,通过了解我知道他是B城的销售我们之间说远不算远,5个小时的车程。第一次见面我们谈笑风生,他知道我是写手给我讲了很多他们同事之间的奇葩故事。我点承认我第一眼看见这个男人我就喜欢上他,我喜欢的内敛帅气,我也喜欢他的沉稳幽默,即使我们在错误的地点相遇,可我始终认为我们生命中所遇到的每一个过客都是独一无二的这也恰好证明两个灵魂不会不期而遇。

到了凌晨,酒吧里已经人烟稀少。他说要送我回家我没有拒绝。我们坐在车里,他打开CD车里缓缓的传来郑秀文的情无独钟----要深得你心,只需懂得拥吻,大概我也比得上别人,我不想写战书,我也恨甜言蜜语,做你终生守护神,凭这一点好处,可不可将美丽留住......我看着他侧脸,有棱有角,高高的鼻梁,我在想这是一个什么样的男人,才会如此细腻,马路两旁高楼林立,月色如水,万物一片银光。

我到了楼下,他下车送我。说实话那一瞬间我希望可以发生点什么,可惜没有他是一个抑制力及其好的男人,我们在酒吧喝了一瓶杰克丹尼,喝了10瓶啤酒他都没有失礼。不得不承认他是一个极其有魅力的男人,越相处越想靠近。他转身准备上车,我叫住他:“林墨,我们拥抱一下吧。”或许是这世界上亲吻,做爱都是带有别的目的性,但我始终相信拥抱是纯粹的。拥抱就像是藤蔓,他生存依靠着别人的力量,同时他自己也获得了力量。

他离开了,汽车引擎发动行驶在寥寥的黑色,留下的只是寂寞。

林墨离开的第一天,我像往常一样,去酒吧,起床,洗脸,刷牙,吃饭,更文,睡觉。

林墨离开的第二天,我很想给他发微信,可是我没有,我还是像第一天一样吃饭,更文,去超市买点生活用品,去酒吧。

林墨离开的第三天,我喝了很多酒,我以为我可以忘记,结果越喝越清醒,我在酒吧遇见一个长得和他有几分相似的男人,我竟然上去拥抱他,结果被骂成神经病。

林墨离开的第四天,我做了一顿丰盛的午餐,可惜我吃不下,就把他们全部放进冰箱,晚上去过夜店回家以后我把冰箱里的饭菜都热了一热,结果全都便宜了垃圾桶。

林墨离开的第五天,我没有去夜店,我站在窗前,静静的听着那首情无独钟,我静静的抽着一根烟,F城已经是深夜,即使我在屋子里依旧能感觉冷空气把我包围,我再窗户上呼上哈气,写上他的名字,林墨你现在在干吗?

林墨离开的第六天,我决定去他在的城市去找他,我给他发微信告诉他我和编辑要去B城去找印刷厂,出版我的新书《墨舞寒夏》,我问他能不能给我当导游,他说没问题只是他需要加班可能会晚一些。

第二天我到了B城,来到了他公司的楼下。这一天正好是2015年12月31号,第二天是新的一年,我们在一起。不得不说我特别期待这次见面,我早上9点就去了他们公司门口,我不断地拿出镜子看我的妆容衣着。就这样时间一点一点过去,10点 11点 12点 1点 2点......我在他们公司走来走去 ,五点多的时候他们公司很多员工已经从办公楼里出来了,我呆呆的坐在花池边上。不知不觉天很快就黑了,我看了看表已经9点多了,我有一点点失落。

是不是我的错?是不是我自作多情了,也许人家早就把你忘了,我刚准备离开,一个熟悉的声音叫住我:“方夏,是你吗”。我回头,我转身,不知道那一刻为什么本能的就跑过去抱住他,眼里全是星光,眼里全是柔情。

林墨有些受宠若惊,我也意识到自己失态了,笑了笑说:“迟到这么久,我可点好好宰你一顿”。林墨摸摸我的头,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我说没有啊,我也刚来没多久。只是外面太冷了,我想去买杯咖啡。现在想想那时候真傻,为了想让他一出门就看见我,我就呆呆的站在他们公司门口,12个小时,我只能说都是爱情惹的祸。

晚上林墨请我去了一家古色古香的小馆,这个小馆里在城市的角落,看门面特别普通,走进去就会被惊艳,墙壁上有山水画,有书法,还有流觞曲水。

吃过饭以后他准备送我回宾馆,我说刚吃完饭出去走走吧,饭后百步走活到99,顺便看看B城的夜景。他没有拒绝。B城有一条小江,我们沿着岸边走,彼此都沉默,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我假装把脚扭伤了,让他送我回去。到了宾馆门口我说我脚是在太疼了让他送我去宾馆的房间。他把我送到床边,我假装一个踉跄摔在他身上,我抬头,对上他的眼眸。我突然想到一个歌词:难以忘记初次见你,一双迷人的眼睛,我吻了下去。

可惜他推开了我。对不起方夏,你太美好,我是一个有家的男人,我很爱我的老婆。你很好,可是我不能给你未来,不能给你承诺。所以我不能这样对你。他准备离开,我叫住他,林墨,我的脚坏了,你今晚能不能留下来陪我,你放心我明白。再说大家都是成年人。就这样我们两个在宾馆躺了一宿。

后来的几天里,我们都没有联系。我自己在B城呆了几天。临走的时候我给他发微信,告诉他我要走了,他说来送我。的确,得不到的在骚动,我不甘心,那天我破天荒的跟自己打了一个赌,如果今天他还是拒绝我,我就再也不纠缠他。世上男人千千万,不爱你也别去纠缠。

晚上他准时赴约,我们吃完饭去了酒吧,那晚我们喝了很多酒。这一次他可能真的醉了,他一直叫着一个叫林薇的女孩子的名字。我叫了一个代驾,把我们送回酒店。我在纠结,他心里爱的是别人,我是否还要往里面挤,今晚如果我依旧选择坦诚相见,又会不会改变?我心里告诉自己,今晚不管他把我当成谁,只要他主动,我就不会拒绝。

我躺在他旁边,帮他擦了擦手和脸,帮他脱下衣服,他一把把我搂在他怀里,我先是有些慌乱,后来又又主动吻了上去.....

宾馆暖黄色的灯光那是暧昧的颜色......

第二天起床,我亲吻他,他睁开眼我问他你醒了,他有点震惊结巴的说对不起,对不起,你要什么补偿,昨晚上我喝多了。我冷笑一声:"林墨你放心,我绝对不会纠缠你,昨晚上就是一个错误吧,你不用自责,是我主动的。林墨你知道吗,我是一个冷静的两栖动物,水陆皆宜,无论落入哪一种状态都不至于窒息或者膨胀。说完,我飞快的穿上衣服走了。

林墨一个人呆呆的站在那里,没有挽留,没有语言。

回到F市,我真的算是心灰意冷了,一个男人三番两次拒绝你就连上了床都不敢直视你,连一句挽留都不敢说,我也是有尊严的,王小波说过这个世界上快乐和痛苦本来就是分不清楚的,所以我只求他货真价实。

回到F城,林墨来找我,他在我家里的楼下站了很久很久,打了很多很多个电话,我没有去见他,也没有接电话。既然不爱何必纠缠?林墨我走向了你的床,却看不见你的伤,你像是一只猫,白天睁着眼,黑天睁着眼,害怕心事被看穿,既然这样何不人我两忘,相对无言。

林墨走了,我也走了,我离开了F城,去了一个小镇,那是一个里B城离F城都很远的地方,继续做我的网络写手,等待着新生命的降临。在离开的那一瞬间你会发现你曾经深爱的人早就在分开的时候消失在这个世界。

大概是10月份的时候,我的小说《放下林墨》截稿了,拿到稿费恰好是小林夏的出生日期,怪我我叫方夏,我是放下。而林夏是我和林墨的结晶,他有一双和他父亲一样漂亮的眼睛。

第一次见面我就爱上了他

我的家,他知道

第二次见面

我在他楼下等了他12个小时

他不知道

第三次见面

我喜欢他他知道

后来分开了很久很久

我生下了他的孩子他不知道

7斤4两  男孩

我叫方夏,也是放下。

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别问我是谁,别问我爱谁。欢迎你认识我就像认识这个世界一样。

生活就是一滩死水,

              只有不断的鼓励自己,

                才能不那么早散发,

                      腐败的气息。

                           

很久没有认真的写过一个故事了,我点承认这段时间我比较浮躁,当失眠成为习惯,当烟酒陪伴我走过每一个夜晚,我遇到了这么一个人喜为他疾,药石无医。那段时间我如回光返照,他校对了我的绝望,以另一种残缺的人生进化了更好的我。

我叫方夏,听好了,是方夏,不是放下。24是一名自由攥稿人,我每天要做的事情就是去看世间冷暖,去尝遍人生的酸甜苦辣,然后把它们记录下来。说得好听点我的职业就是证明你来过,并且存在与世界留下了痕迹。

他叫林墨,我们第一次见面是在酒吧,他和我一样喜欢酒吧,酒吧里每一个人都是一张鲜活的面孔,每一张都是被生活折磨的麻木不堪的脸庞。他和我一样喜欢酒吧里的犬马声色,爱酒吧里的夜夜笙歌,暧昧的,挑逗的,绝望的,悲伤的,失落的每一个人都是需要被爱的,他和我一样喜欢看酒吧里人来人往,行色匆匆,看每一个人固执的守着自己的城池,看他们像野兽默默吸允这自己的伤口,当然,我和林墨也是这群寂寞的人其中的一个。

2015,12,24平安夜,那是我和他第一次照面,酒吧里人声鼎沸,座无虚席,可是仍然有源源不断的人加入这个寂寞的组织,祈求在这疲乏的黑夜之中寻找一些刺激。唯独我们两个都是一个人,这时候酒吧里的服务员走过来问我能不能和那位先生拼桌,我顺着服务员手指的方向看过去,长得还不错我就同意了。我始终认为我们都是成年人,很多事情想要发生都是一拍即合的,只要有一方悬崖勒马,所有的幻想就都会被扼杀。

我们相互加了微信,通过了解我知道他是B城的销售我们之间说远不算远,5个小时的车程。第一次见面我们谈笑风生,他知道我是写手给我讲了很多他们同事之间的奇葩故事。我点承认我第一眼看见这个男人我就喜欢上他,我喜欢的内敛帅气,我也喜欢他的沉稳幽默,即使我们在错误的地点相遇,可我始终认为我们生命中所遇到的每一个过客都是独一无二的这也恰好证明两个灵魂不会不期而遇。

到了凌晨,酒吧里已经人烟稀少。他说要送我回家我没有拒绝。我们坐在车里,他打开CD车里缓缓的传来郑秀文的情无独钟----要深得你心,只需懂得拥吻,大概我也比得上别人,我不想写战书,我也恨甜言蜜语,做你终生守护神,凭这一点好处,可不可将美丽留住......我看着他侧脸,有棱有角,高高的鼻梁,我在想这是一个什么样的男人,才会如此细腻,马路两旁高楼林立,月色如水,万物一片银光。

我到了楼下,他下车送我。说实话那一瞬间我希望可以发生点什么,可惜没有他是一个抑制力及其好的男人,我们在酒吧喝了一瓶杰克丹尼,喝了10瓶啤酒他都没有失礼。不得不承认他是一个极其有魅力的男人,越相处越想靠近。他转身准备上车,我叫住他:“林墨,我们拥抱一下吧。”或许是这世界上亲吻,做爱都是带有别的目的性,但我始终相信拥抱是纯粹的。拥抱就像是藤蔓,他生存依靠着别人的力量,同时他自己也获得了力量。

他离开了,汽车引擎发动行驶在寥寥的黑色,留下的只是寂寞。

林墨离开的第一天,我像往常一样,去酒吧,起床,洗脸,刷牙,吃饭,更文,睡觉。

林墨离开的第二天,我很想给他发微信,可是我没有,我还是像第一天一样吃饭,更文,去超市买点生活用品,去酒吧。

林墨离开的第三天,我喝了很多酒,我以为我可以忘记,结果越喝越清醒,我在酒吧遇见一个长得和他有几分相似的男人,我竟然上去拥抱他,结果被骂成神经病。

林墨离开的第四天,我做了一顿丰盛的午餐,可惜我吃不下,就把他们全部放进冰箱,晚上去过夜店回家以后我把冰箱里的饭菜都热了一热,结果全都便宜了垃圾桶。

林墨离开的第五天,我没有去夜店,我站在窗前,静静的听着那首情无独钟,我静静的抽着一根烟,F城已经是深夜,即使我在屋子里依旧能感觉冷空气把我包围,我再窗户上呼上哈气,写上他的名字,林墨你现在在干吗?

林墨离开的第六天,我决定去他在的城市去找他,我给他发微信告诉他我和编辑要去B城去找印刷厂,出版我的新书《墨舞寒夏》,我问他能不能给我当导游,他说没问题只是他需要加班可能会晚一些。

第二天我到了B城,来到了他公司的楼下。这一天正好是2015年12月31号,第二天是新的一年,我们在一起。不得不说我特别期待这次见面,我早上9点就去了他们公司门口,我不断地拿出镜子看我的妆容衣着。就这样时间一点一点过去,10点 11点 12点 1点 2点......我在他们公司走来走去 ,五点多的时候他们公司很多员工已经从办公楼里出来了,我呆呆的坐在花池边上。不知不觉天很快就黑了,我看了看表已经9点多了,我有一点点失落。

是不是我的错?是不是我自作多情了,也许人家早就把你忘了,我刚准备离开,一个熟悉的声音叫住我:“方夏,是你吗”。我回头,我转身,不知道那一刻为什么本能的就跑过去抱住他,眼里全是星光,眼里全是柔情。

林墨有些受宠若惊,我也意识到自己失态了,笑了笑说:“迟到这么久,我可点好好宰你一顿”。林墨摸摸我的头,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我说没有啊,我也刚来没多久。只是外面太冷了,我想去买杯咖啡。现在想想那时候真傻,为了想让他一出门就看见我,我就呆呆的站在他们公司门口,12个小时,我只能说都是爱情惹的祸。

晚上林墨请我去了一家古色古香的小馆,这个小馆里在城市的角落,看门面特别普通,走进去就会被惊艳,墙壁上有山水画,有书法,还有流觞曲水。

吃过饭以后他准备送我回宾馆,我说刚吃完饭出去走走吧,饭后百步走活到99,顺便看看B城的夜景。他没有拒绝。B城有一条小江,我们沿着岸边走,彼此都沉默,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我假装把脚扭伤了,让他送我回去。到了宾馆门口我说我脚是在太疼了让他送我去宾馆的房间。他把我送到床边,我假装一个踉跄摔在他身上,我抬头,对上他的眼眸。我突然想到一个歌词:难以忘记初次见你,一双迷人的眼睛,我吻了下去。

可惜他推开了我。对不起方夏,你太美好,我是一个有家的男人,我很爱我的老婆。你很好,可是我不能给你未来,不能给你承诺。所以我不能这样对你。他准备离开,我叫住他,林墨,我的脚坏了,你今晚能不能留下来陪我,你放心我明白。再说大家都是成年人。就这样我们两个在宾馆躺了一宿。

后来的几天里,我们都没有联系。我自己在B城呆了几天。临走的时候我给他发微信,告诉他我要走了,他说来送我。的确,得不到的在骚动,我不甘心,那天我破天荒的跟自己打了一个赌,如果今天他还是拒绝我,我就再也不纠缠他。世上男人千千万,不爱你也别去纠缠。

晚上他准时赴约,我们吃完饭去了酒吧,那晚我们喝了很多酒。这一次他可能真的醉了,他一直叫着一个叫林薇的女孩子的名字。我叫了一个代驾,把我们送回酒店。我在纠结,他心里爱的是别人,我是否还要往里面挤,今晚如果我依旧选择坦诚相见,又会不会改变?我心里告诉自己,今晚不管他把我当成谁,只要他主动,我就不会拒绝。

我躺在他旁边,帮他擦了擦手和脸,帮他脱下衣服,他一把把我搂在他怀里,我先是有些慌乱,后来又又主动吻了上去.....

宾馆暖黄色的灯光那是暧昧的颜色......

第二天起床,我亲吻他,他睁开眼我问他你醒了,他有点震惊结巴的说对不起,对不起,你要什么补偿,昨晚上我喝多了。我冷笑一声:"林墨你放心,我绝对不会纠缠你,昨晚上就是一个错误吧,你不用自责,是我主动的。林墨你知道吗,我是一个冷静的两栖动物,水陆皆宜,无论落入哪一种状态都不至于窒息或者膨胀。说完,我飞快的穿上衣服走了。

林墨一个人呆呆的站在那里,没有挽留,没有语言。

回到F市,我真的算是心灰意冷了,一个男人三番两次拒绝你就连上了床都不敢直视你,连一句挽留都不敢说,我也是有尊严的,王小波说过这个世界上快乐和痛苦本来就是分不清楚的,所以我只求他货真价实。

回到F城,林墨来找我,他在我家里的楼下站了很久很久,打了很多很多个电话,我没有去见他,也没有接电话。既然不爱何必纠缠?林墨我走向了你的床,却看不见你的伤,你像是一只猫,白天睁着眼,黑天睁着眼,害怕心事被看穿,既然这样何不人我两忘,相对无言。

林墨走了,我也走了,我离开了F城,去了一个小镇,那是一个里B城离F城都很远的地方,继续做我的网络写手,等待着新生命的降临。在离开的那一瞬间你会发现你曾经深爱的人早就在分开的时候消失在这个世界。

大概是10月份的时候,我的小说《放下林墨》截稿了,拿到稿费恰好是小林夏的出生日期,怪我我叫方夏,我是放下。而林夏是我和林墨的结晶,他有一双和他父亲一样漂亮的眼睛。

第一次见面我就爱上了他

我的家,他知道

第二次见面

我在他楼下等了他12个小时

他不知道

第三次见面

我喜欢他他知道

后来分开了很久很久

我生下了他的孩子他不知道

7斤4两  男孩

我叫方夏,也是放下。

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别问我是谁,别问我爱谁。欢迎你认识我就像认识这个世界一样。

  1. 小暖 “小暖”是林墨为我起的名字,曾经被他用一种很有磁性的声音叫了3年。 认识林墨是在5年前,我19岁,大学一年级的学生。父母离异后,父亲很快娶了另一个女人进门。我是个倔强的孩子,接连看了那女人几次脸色后,我就不再跟他们伸手要钱。从17岁开始,我在夜市卖过杂七杂八的小玩具,帮开饭店的表姐洗过碗,凡是能赚钱的行当,我都去做。直到有一天,我随意写下的文字在杂志上发表,并且很快收到一笔在我看来十分丰厚的稿酬后,我便开始靠卖字为生。爱情小说、随笔评论,每夜不停地写,食指和中指上,已经磨出了厚厚的茧子。 那天,在那家我常去送稿的报社,第一次见到林墨。大家都坐着,只有他站了起来,伸手与我相握,笑意盈然:“我是新来的编辑林墨,你的稿子交给我吧。”我愣愣地看着他,有些迟疑。他笑看着我:“在研究我是不是一个骗子?” 我羞涩地笑了。他个子很高,微微倾下身来,面容表情都像极了《上海滩》里的周润发。在他逼人的英气下,我莫名地紧张,呼吸急促。把稿子递过去的时候,颤抖的手带倒了他办公桌上的一摞书,一只水杯,以及一个精致的相框…… 书散落地上,相框的玻璃碎了,杯子里的水浸湿了照片上一对亲密相拥的璧人。我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完美和谐的恋人,他们站在一起是那么好看,仿佛上天造就的神仙眷侣。 我傻呆呆地站着,局促地张着一双手不知所措,只一遍遍地说:“对不起,对不起……”脸,已经涨得通红。 他一边弯腰去捡东西,一边声音很柔和地安慰我:“没关系,还有底片,再洗一张就是。” 这一次尴尬的经历,使我在以后很长时间不敢再去报社送稿。但稿子还是要写的,因为我需要钱。我把文稿装进信封,在上面端正地写下“林墨收”,没有一句多余的话。然后,隔段时间,我会准时收到他寄到学校的样报和稿酬。 其实,我的学校就在报社的对面,中间隔一条马路而已。 半年后,我突然接到林墨打到学校的电话。 “小暖!”他在电话里这样叫我。 我迟疑着,没有答话,他朗声笑道:“晚报新开了一个情感的版面,我向老总推荐了你,来做我们的特约编辑,可好?小暖,是我为你起的名字,用来做这个版块的主持人。” 小暖,小暖,小爱即暖,我一下子喜欢上了这个温暖的名字。我笑着,告诉他:“好,我去。” 2.林 墨 我开始在报社兼职,每周一个版面,很轻松。每个星期四,我会和林墨在同一个办公室审稿划版。他坐在我的对面,中间隔着两张办公桌,我能闻到他身上淡淡的烟草的味道。午后的阳光洒落在他的身上,散发着迷人的光彩,我常常在那种光芒中沉醉,恍然若梦。 是的,我得承认,我爱上了林墨,从第一次见到他的那天起。从那天起,我决绝地拒绝了学校里所有追我的男生,我已经非常明白,我要找的,应该是林墨这样的男人啊,挺拔、俊逸、干净、温和、笑容温暖。 我原以为,我只能在每天晚上趴在桌子上疯狂写字的时候,想像他坐在对面的楼里,审稿,定版,或者看我的文字,没想到上天竟会如此厚待我,让我离他这样近。 林墨像个真正的老师那样,他教我做版面,指导我写散文小说,我不上课的时候,他甚至会带着我出去采访,替新闻部写一些文章。我在他的引领下,开始从一个没有目标的自由作者向专业的记者过渡。 在林墨面前,我是个沉默的姑娘。我喜欢听他说话,说什么都行,我就在他的旁边,静静地展开各种各样的联想。因为我在一篇文章里写到父母离异的事情,林墨才知道我靠写稿打工养活自己。他带我去商场,要为我买喜欢的衣服,我一再推辞,直到他生气。他说:“小暖,你记着:以后你就是我妹妹,哥哥为妹妹做任何事情,都是应该的。”然后又笑着说:“女孩子大了,打扮得漂亮一些,才有优秀的男孩子来追啊!”

是林墨把我从酒吧带回来的,因为醉意中我哭着打了他的手机。

我原以为,我只能在每天晚上趴在桌子上疯狂写字的时候,想像他坐在对面的楼里,审稿,定版,或者看我的文字,没想到上天竟会如此厚待我,让我离他这样近。

林墨做了醒酒汤,一勺勺地喂我喝,他的眼中满是怜爱,他不停地说:“小暖,你真是个傻孩子……”

我迟疑着,没有答话,他朗声笑道:“晚报新开了一个情感的版面,我向老总推荐了你,来做我们的特约编辑,可好?小暖,是我为你起的名字,用来做这个版块的主持人。”

我的眼泪无声无息地落了下来,怎么也忍不住。原来,原来他都是知道的啊!

其实,我的学校就在报社的对面,中间隔一条马路而已。

林墨看见我,愣了一下,随即便笑了:“小暖,来的正好,快来帮帮忙……”我懵懵懂懂地走过去,在他的示意下,把车边合在一起的轮椅打开,然后,林墨轻轻地把她放进去。

正走着,忽然听到有一个声音在叫:“小暖!”以为是幻觉,抬头,林墨正从街的对面向我跑过来。他一把拉住我,急急地说:“小暖,你怎么了?下着雨呢,也不知道打伞……”然后,他便看到了我满脸的泪水。他轻轻拥我入怀,摸着我的头怜惜地说:“傻丫头,怎么就不知道照顾好自己呢?”

苏焰向我伸出手,略显苍白的脸上,是浅浅的笑:“看过你写的文章,也常听林墨说起你,是个才女呢!”

半年后,我突然接到林墨打到学校的电话。

林墨叹气,说,小暖,还记得第一次见面的情景吗?你穿着蓝底白花的棉布长裙,一张脸藏在中分的长发里,黑白分明的眼睛里闪着局促不安的光芒,像个落入尘间的精灵。我一直记得你当时的样子,因为从来没有一个人,没有一双眼睛,像你一样深深把我击中。还有你那些精灵古怪的文字,我不知道,要有一颗怎样隽秀玲珑的慧心,才能调配出那样的文字?所以当报社新开那个版面,需要一个特约编辑,我便极力向老总推荐了你。

我悄悄出来,这个中秋节没有月亮,空中飘着细细的雨丝。我一个人走在冷清的街头,突然有不可抑制的悲伤,泪水和着雨水,一次次迷蒙了我的双眼。

一生我只要你三天

书散落地上,相框的玻璃碎了,杯子里的水浸湿了照片上一对亲密相拥的璧人。我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完美和谐的恋人,他们站在一起是那么好看,仿佛上天造就的神仙眷侣。

我的大脑已经完全失去了正常的思维,只觉得手脚冰凉,脸上却不住地冒汗。匆忙回了句:“我,学校还有点事情……”便仓惶而逃。

我心里是那样嫉妒她,嫉妒她拥有我无法企及的幸福。

认识你的时候我27岁,我相信我可以等你,我可以看着你,读书,写稿,成长。你是那么单纯、静默、令人疼惜的一个姑娘,为了你,我甚至已经决定跟苏焰分手。可是我还没来得及跟她说,苏焰就出了意外。那场意外的车祸,使苏焰再也不能站立行走……我一直是个不肯相信命运的人,我相信只要自己想要的,努力了,就一定能得到。但是现在我已经不这样想了,其实当我在医院看到苏焰的时候,就已经不这么想了。我不是最合适你的人,我接受这样的事实。

小暖,小暖,小爱即暖,我一下子喜欢上了这个温暖的名字。我笑着,告诉他:“好,我去。” 2.林 墨

林墨说:“小暖,你还有事吗?没事的话陪我们买几件衣服好吗?”

我没有再说什么,脸上的烧,却久久不退。 3.苏 焰 因为临近毕业,我不再去报社兼职。林墨偶尔会来学校看我,买些我喜欢的零食和书籍,或者,周末的时候带我去吃肯德基。

我局促地伸手,她的手指纤细而欣长,握在手里却是冰冷的。我想说点什么,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林墨的手,一直停在苏焰的肩上,他们在一起,仍然是那般和谐,虽然,她已经不能再站起来。

  1. 小暖

林墨面色苍白,小暖,知道当初我为什么为你起这个名字吗?小暖,小爱即暖。我只要一点点爱,就够了。我曾经想,一生我只要你三天,一天用来相遇,一天用来相爱,一天用来守望。可是现在,我只有两天:一天相遇,一天守望……

我傻呆呆地站着,局促地张着一双手不知所措,只一遍遍地说:“对不起,对不起……”脸,已经涨得通红。

“这是小暖。”林墨又说。

大学毕业,深圳一家常供稿的杂志社邀请我去,而林墨,早在我毕业之前,已将我的资料转到了报社。我没有丝毫犹豫,就推掉了那个杂志社。如果上天注定我和他只能平行,那就让我离他近一些,更近一些吧。我会隐藏好自己的爱,在我的世界里看着他笑,他走,他低头,他转身……

我终于没去林墨的报社,我不愿成为一把利刃,每天在林墨心上刺出新鲜的伤口。只有离开,彼此的伤口才会有愈合的机会。

他一边弯腰去捡东西,一边声音很柔和地安慰我:“没关系,还有底片,再洗一张就是。”

我闭着眼睛装睡,然而眼泪就像漏水的龙头,汇成股,汹涌地流。林墨温暖的手指一次又一次地去抹那些泪,却怎么也停不了。

认识林墨是在5年前,我19岁,大学一年级的学生。父母离异后,父亲很快娶了另一个女人进门。我是个倔强的孩子,接连看了那女人几次脸色后,我就不再跟他们伸手要钱。从17岁开始,我在夜市卖过杂七杂八的小玩具,帮开饭店的表姐洗过碗,凡是能赚钱的行当,我都去做。直到有一天,我随意写下的文字在杂志上发表,并且很快收到一笔在我看来十分丰厚的稿酬后,我便开始靠卖字为生。爱情小说、随笔评论,每夜不停地写,食指和中指上,已经磨出了厚厚的茧子。

所有的爱恨缠绵,终会落下帷幕。尽管,这个落幕并不完美。

那天,在那家我常去送稿的报社,第一次见到林墨。大家都坐着,只有他站了起来,伸手与我相握,笑意盈然:“我是新来的编辑林墨,你的稿子交给我吧。”我愣愣地看着他,有些迟疑。他笑看着我:“在研究我是不是一个骗子?”

那晚我第一次去了酒吧,从未沾过酒的我,醉倒在酒吧里。 4.一生我只要你三天

我的脸,慢慢地红了起来。漫不经心地把手中的书又翻了几页,才淡淡地笑着说:“是误会,呵。”

“这是苏焰,我爱人。”林墨说。

那是一个温暖而安全的怀抱,那一瞬间,我所有的思维都迷失了。仿佛我长了20多年,就是为了这个拥抱。泪水,再次倾泻而出。

这种沉默的局面,有些尴尬。

我羞涩地笑了。他个子很高,微微倾下身来,面容表情都像极了《上海滩》里的周润发。在他逼人的英气下,我莫名地紧张,呼吸急促。把稿子递过去的时候,颤抖的手带倒了他办公桌上的一摞书,一只水杯,以及一个精致的相框……

我望着他,目光灼灼,笑着摇头。他伸手过来,像父亲似地摸摸我的头,说:“傻丫头,找个体贴的男孩子来照顾你吧,你总是一个人,怎么让人放心?”

我低头,一根接一根地,用薯条把嘴塞得满满的,大口大口地咀嚼着,使劲往下咽,直到憋出满眼的泪水。林墨叹了口气,想说什么,却欲言又止,只是默默地递过来一杯澄汁。我有一些悲哀,是的,在他眼里,我只是个还没有长大,需要人照顾的小丫头。我千回百转的心思,他不会知道。我这样的倔强而固执地爱着他,虽然我知道,在他的身边,还有照片里那个笑靥如花的女子。而林墨,尽管他从来不在任何人面前提到过她,尽管从来没有见过他们在一起的情景,但他笔挺的裤线、干爽的头发和始终干净挺括的衬衣,都在无声地证明她的存在。

已经是大三了,同宿舍的姐妹都已经名花有主,只有我,守着那个温暖的拥抱,在校园里独来独往。有一天,一位要好的朋友私下问我:“晚报的林墨是不是你男朋友?好几个人都看见了,你跟他逛商场,很亲密呢。怪不得你对学校里的男生不动心……”

我不肯要,父亲硬要塞给我。正推辞间,继母突然推门进来,父亲尴尬地拿着那张存折,一时竟然愣住。继母一把把存折夺过去,嘴里叫着:“你竟敢背着我攒私房钱,这日子还要不要过了?”父亲抬手给了她一个嘴巴,她立刻尖叫着扑到父亲身上,厮打起来。

这一次尴尬的经历,使我在以后很长时间不敢再去报社送稿。但稿子还是要写的,因为我需要钱。我把文稿装进信封,在上面端正地写下“林墨收”,没有一句多余的话。然后,隔段时间,我会准时收到他寄到学校的样报和稿酬。

林墨像个真正的老师那样,他教我做版面,指导我写散文小说,我不上课的时候,他甚至会带着我出去采访,替新闻部写一些文章。我在他的引领下,开始从一个没有目标的自由作者向专业的记者过渡。

一生我只要你三天

在林墨面前,我是个沉默的姑娘。我喜欢听他说话,说什么都行,我就在他的旁边,静静地展开各种各样的联想。因为我在一篇文章里写到父母离异的事情,林墨才知道我靠写稿打工养活自己。他带我去商场,要为我买喜欢的衣服,我一再推辞,直到他生气。他说:“小暖,你记着:以后你就是我妹妹,哥哥为妹妹做任何事情,都是应该的。”然后又笑着说:“女孩子大了,打扮得漂亮一些,才有优秀的男孩子来追啊!”

中秋节,父亲打电话给我,一定要我回去吃月饼。我回去了,父亲看着突然长高了很多的我,眼睛里满是歉疚。那天父亲喝了很多的酒,他醉了。醉意中,他把一张存折递到我手里,叹息着说:“这两年你一直不肯要爸的钱,这些算是对你的补偿,你快要毕业了,找工作的时候用得着……”

是的,我得承认,我爱上了林墨,从第一次见到他的那天起。从那天起,我决绝地拒绝了学校里所有追我的男生,我已经非常明白,我要找的,应该是林墨这样的男人啊,挺拔、俊逸、干净、温和、笑容温暖。

我开始在报社兼职,每周一个版面,很轻松。每个星期四,我会和林墨在同一个办公室审稿划版。他坐在我的对面,中间隔着两张办公桌,我能闻到他身上淡淡的烟草的味道。午后的阳光洒落在他的身上,散发着迷人的光彩,我常常在那种光芒中沉醉,恍然若梦。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我见到了苏焰。

在王城购物中心,我和同学一起出门,却一眼看到林墨。他正小心翼翼地从车上抱起一个女子。虽然后来我再也没有见过那张被我打碎弄湿的照片,但我还是一眼就认出了那个女子,是的,是她!我蓦然惊觉,原来这么多年,她的音容笑貌,一直在我的心底交织萦绕,不曾离去。

“小暖!”他在电话里这样叫我。

林墨从来不叫我的名字,他只叫我“小暖”。在报社的大厅叫,在采访现场叫,在路边的小食店里叫,声音浑厚而有磁性,每一声,都深深击中我的心灵。

有一次,吃饭的时候,他突然问我:“都要毕业了,有男朋友吗?”

本文由澳门新萄京手机游戏发布于养生保健,转载请注明出处:爱情故事之一生我只要你三天,一生我只要你三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最火资讯